当前位置:首页 >>校友情怀  
 
“逝去的花季” —— 一个60年代中学生的日记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17    更新时间:2013/11/14
 
 

(周榕芳,男,60-65在我校就读,曾任江西人民出版社编辑部主任,《百花洲》主编。百花洲文艺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江西人民出版社社长。江西省文联常委、江西省文艺学会会长等职。著作有小说集、散文集《花与草》、《逝去的花季》等。荣获全国百家出版工作者称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1961410  星期一  

今天我俄语考试有了很大进步,十个单词只有一个不会写,一个单词写错,这对我来说,是第一次在俄语考试上取得好成绩。

过去,我俄语总是考不来,有时吃“零蛋”,这使我感到十分灰心。可是自从吴忠老师给我们讲了俄语的重要性和解决了我的思想顾虑后,我便下决心要把俄语学好。

学习方法是很重要的。吴老师告诉我们,用一个小本子写上单词,一天认识几十个,而且要常常与这些单词见面,多念多写。我按这个办法去做。我做了小本子把单词抄上,早上读,上学读,放学在路上也利用起来念,边念边用手指写着。这样的方法说也真灵,一天下来,我就读熟了五六十个单词,所以今天我考试毫不费力气就做完了。

但是还有一个“完成”写不出,这表明我任务还没完成,还有不懂的地方,还要加紧来念。而且还有不坚定的思想,如“在晚上”俄语应该写成“Beuepau”,我开头写对,可是由于不敢肯定,结果又改成“Beuehan”而错掉。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不要粗心大意,比如“3gecb”我就写成“3gec”,虽然音都一样,可是这就造成错误,所以克服粗心大意是很重要的。我要发扬这种学习方法,使俄语学习不断提高。

1963417 星期三 晴

几天以来,家里粮食越来越少,每顿的粮食减少四两,尽管这样,月尾还差几天,原因是前个月月底老马和其他人在家里吃了几天,吃去了几十斤粮食。

米一少,总共才14两,又要六个人吃,不得不把稀饭煮的很稀来喝,加上父亲又没有工作,也不能买些番薯来补贴,只好一顿喝两碗了。到学校才上两节课,一泡尿肚子就空了,空着肚子再上两节课。

我也很想能吃饱,但是目前国家农业还没有大过关,家庭困难也很大。当我想起苏联在革命胜利之后,由于外国武装干涉和国内反革命包围,人民的粮食降到每天四分之一磅面包的时候,想起革命时期的艰苦生活时,我也不把这饥和饱放在身上,虽然有时会想起,但我总是将它克服了。

生活条件越不好,越要奋发图强读书,这样才能早日改变国家面貌和家庭面貌,才能贡献更多力量和智慧建设社会主义。

1965211  星期四  

昨天下午全校老师出动,通知全体在市同学,今天7点到校,准备到体育场开会,各单位、居委会都这样忙碌。

今天开的是“宣讲中共中央‘二十三’条大会”,有万人参加。清早,人们就从四面八方涌向体育场,游行队伍中特别醒目的是中央的二十三条文件已被做成标语牌由几个人抬着,许多单位都这样。

会议只进行一个多小时。

会后跟永仁到专区医院看守勤,他开刀,是由于患小肠疝气。

下午替依姆和依鼎嫂写了四封信。

明天注册了,证明未打好。

注:陈守勤,原南平造纸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